主页 > 悬疑灵异 >

北京赛车玩法:《世袭葬人》灵异言情悬疑侦破

编辑:凯恩/2018-12-31 12:41

  毛子多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名牌大学的理科高材生,好不容易大学毕业,却跑回老家当了一个守墓人。

  说的好听是守墓,说的难听就是看坟,这绝对不是一个年轻人会去干的事情,但毛子多没办法。

  顶着毛家三十一代传人的身份,他要是不回去,他家老爹是很可能杀过来把他剥皮抽筋吊天灯的,至于理由是什么,那就说来话长了。

  《沂江夜歌》打榜中,每天可以投5票, 直到2017年12月31日,还有九阅书券送哦!

  在长江以南的某个地方,千年以前就有人看过一块福地,传说能够动摇社稷,而且能够左右天下太平,于是皇帝勒令禁封,并依照百里千山做了个龙腾格局,然后把真正的皇陵修在了这百里千山的某个隐蔽处。

  经年过去,改朝换代的再也没人问津,却不知道是谁的祖上留下线索,使得诸多后人为了子孙庇荫,把先人坟墓全都搬到了这块所谓的福地之上,一时之间风起云涌,牵连甚广的惹出许多是非。

  而怪事也在那个时候发生,各种光怪陆离的妖魔鬼怪事件传得人心惶惶,无法解说的死亡开始在百里千山周围向外蔓延,一时之间举国惊悚。

  为了安邦平天下,皇帝不得不请来了专门对付妖魔鬼怪的毛氏一族,毛氏一族也不负众望的平定了百里千山各种妖魔鬼怪的传说,可是人心不古,对于福地的执着,依旧有人不管不顾的想要把先人葬在山中。

  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虽然想要靠近,却又担心被山中妖魔鬼怪所害,于是只得求助毛氏一族,也因此诞生了赶尸的买卖。

  最后毛氏一族的人干脆居家全部搬到了这片深山,同时操办起一些送葬的买卖,白事知宾也是在这个时候有了雏形。

  也不知道是因为时间久远的关系,还是因为有毛氏一族看管的关系,原本闹鬼闹得厉害的百里千山竟然太平了起来,那些想要沾点福气的人,也大胆的开始靠近,最后十年百年的,终于有了现在的规模。

  一百二十七个村寨,遍布在百里千山的各个角落,这还不算把这片山峦包围起来的好几个接壤省市。

  地方大了,人也多了,事情自然也跟着多了起来,几乎每天都有人被送进山,一路哭丧,一路黄纸,一路鞭炮齐鸣,看起来好不热闹。

  要说地方一旦热闹就容易出问题,这百里千山一直被人争来抢去,虽然都是为了给死人留地方,但传统不能不要吧!于是,人们就开始争夺起这百里千山的归属,划界抢地的事情时有发生,甚至还爆发过动乱。

  于是,为了解决这些个麻烦事,当权者干脆把这片地区规划成了一个庞大的墓园,你们周边也别折腾了,反正只要人没了往里抬就是。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这地方总得有人管吧!不然再次打起来也不过是时间上的问题,可是这样的地方有几个人敢管?先不说这些个人的关系怎么处理,那些个牛鬼蛇神也不知道真有假有的,谁敢乱来?

  这样一来,事情就顺理成章的落到了当地人头上,自然而然,毛氏一族的人就被推了出来,如今已经自成一寨的毛氏一族倒是无所谓,毕竟每年的补贴还是相当可观的,那就更不要说因此找上门的死人买卖了。

  于是,这随便守一守,就守到了毛子多这一代,毫无抗争能力的只能全盘接受,大学毕业后回到老家的当天,就被人送到了深山里驻守的那个两层小楼里,光荣的成了当家。

  “八条你都敢打?!”下家是个老头,骨瘦嶙峋的一身黑色布衣,一脸惊讶的望着毛子多,碰了一对的同时,笑得嘴角都要裂到后脑勺的丢出一张五筒。

  “毛子,你到底会不会打?都碰三回了,全是你家出的,你是要全包吗?”毛子多的对家是个穿着印花唐装的老头,看起来倒是富态,抓牌的同时摇了摇头。

  “废话这么多,打快点。”在座的唯一女性,是个满头银发,脸上表情有些清冷的老太太,穿着讲究的一身富贵,打出一张九筒的同时,顺手撩了一下耳边的头发。

  “你们急什么?这叫抛砖引玉,懂吗?”毛子多清秀的脸上眉毛一挑,看起来十分年轻,同时还有点吊儿郎当的伸出手,装模作样的想要自摸,结果才把牌抓起来,大门就被人一脚给踹开了。

  “毛子多!”一声河东狮吼,炸的屋子里的人都打了个机灵,而随后出现在门口的人却身形娇小,甚至还穿着校服,虽然清汤挂面的模样,五官倒是遗传了母亲的美貌与精致。

  “毛小小!你要死了,人吓人会吓死人的你不知道啊?!”毛子多没好气的把手上麻将丢到桌面。

  “跟死人打麻将的你有资格说我吗?”毛小小冷笑一声,然后横扫了一眼除毛子多以外的三个空位子。

  “要你管,你没事跑来做什么?”毛子多没好气的坐回椅子上,跟着挥手表示继续。

  “你以为我愿意来吗?是谁在这?东边的还是西边的?南边的今天有法事,该不会除了南边的都在这了吧?”毛小小一甩自己的披肩长发,把手上东西往麻将桌上一放的同时,瞪着眼睛扫了一圈。

  “喂喂喂!你们干什么!”本来还坐在原位的三个老人,在毛小小说出刚才那句话的同时,突然之间变了脸色的对看一眼,跟着一脸抱歉的望向毛子多,下一刻就全都消失不见的只留下毛子多在原地不停的跳脚咋呼。

  “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每次来都破坏我的好事,你知不知道我打了多久才打出一盘十三幺?你说你现在要怎么赔我?!”毛子多气恼的抓乱一头短发,跟着一脚踢在桌腿上,当下疼得在原地直跳脚。

  望着这样的毛子多,毛小小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然后没好气的把桌上麻将全推到,指着各家的牌对毛子多说道。

  “十三幺,你以为十三幺会那么好胡吗?不出三圈,不是你放炮就是你下家自摸,你说你一个人,连自家兄弟过年过节凑份子都没赢过,你跟那些个老奸巨猾的打能赢吗?除了给人送钱你还能有什么出息?”毛小小真想一巴掌拍在毛子多脑门上,为什么这么蠢的人会是她亲哥?!

  “要你管!我乐意!反正十块钱我能换一打黄纸,够输好几天的呢!”毛子多说着哼了一气,跟着走到角落的沙发那里躺了下去。

  “十块钱不是钱啊?难怪老妈说你是个败家子。”毛小小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结果只换得毛子多的一声冷哼。

  “谁败家了?那是我的工资好吗!我爱怎么花就怎么花,你管得着吗?”对于身处密林深山乏人问津的毛子多来说,守墓人的那份工资虽然不高,但也真是没什么地方花,所以只能便宜那些个小鬼了。

  “我才懒得管呢!你先给我起来。”见毛子多躺在沙发上装死,毛小小不耐烦的走过去拽人,结果对方看似清瘦,重量倒是很足,让一米六的毛小小拼了老命也没能把一米七五的毛子多从沙发上拽起来。

  “毛子多,你够了!是老妈让我来的,你赶紧给我起来!”毛小小气急败坏的大叫,而毛子多在听到老妈两个字之后,竟然一个机灵的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老妈让你来的?干什么?!”脸上表情狐疑的充满警戒,毛子多望着毛小小眯起眼睛在心里一阵碎碎嘀咕。

  不是毛子多要怀疑,自家老妈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大夫,平时都跟活人打交道,跟他这边好像扯不上什么关系吧?

  而且他们家典型的母系社会,不管好事坏事,只要老妈开了口就没有说不的权力,不然就等着被他们家老爸拍死,死无全尸那种。

  “我哪知道,里边有封信,你自己看吧!还让我给你带了点吃的,你别没事老吃泡面,自己煮点饭行不行?又不是不会,厨房都给你重新装了一遍了,真是。”毛小小望着表情狐疑,却还是走到麻将桌旁拆信的毛子多无奈的摇了摇头。

  “有什么关系,法事那边想吃什么没有?回头让美姨给带点过来不就行了。”毛子多无所谓的挥手,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信上边,以至于没有看到毛小小一脸嫌弃的表情。

  法事那是做给死人的,他一个活人跟死人抢饭吃,丢人不丢人?!真不想承认他们毛家竟然出了这么个无耻之徒。

  就在毛小小内心不耻毛子多的时候,毛子多已经把信上的内容看完了,而且看完就是一顿大骂。

  “搞什么啊!为什么这种事情也要找我?家里没人了吗?”毛子多气急败坏的把信往桌上一丢,人也坐到了椅子上,而毛小小望了他一眼,然后皱着眉头把信拿起来看了看。

  “北峰啊?那么远的地方你觉得老妈会让老爸去吗?”家里两老的恩爱几十年如一日,远近驰名的都快变土特产了,他们家老妈怎么可能让老爸去那么远的地方办事?毛小小哼了一气的把信丢回桌上。

  “找死吗?你去叫爷爷试试!”毛小小眉一挑的望着毛子多,谁不知道他家爷爷现在闲云野鹤,根本就不管事,你要是去扰了他老人家的清净试试,还指不定得倒霉多久呢!

  “那不然叫大哥去啊!不是还有二哥在吗?为什么要是我?我不是守山就好了吗?为什么连招魂这种事情也要我去做?”毛子多觉得当家的就跟打杂的一样,鸡毛蒜皮的事情都找他,当他免费劳工吗?

  “大哥要是有那个本事,轮得到你当家?二哥在市里可是有工作的,你想让他为了这种事情回来?可能吗?”想到自己家那几个哥哥,毛小小就不觉叹息着摇头。

  “X!”毛子多忍不住骂了句难听的,而毛小小却不以为意的望了他一眼。整天待在这种地方,生不见几个活人的,一天到晚和些鬼魅魍魉打交道,性格变得暴躁古怪一点也是再所难免,不过。

  “行了,老妈都找到你了,还给你这么多好处,你就认命吧!”毛小小说着推了推桌上的东西,却在收回手的时候被毛子多一把抓住手腕。

  毛小小吓了一跳,手上抓的一个白信封根本来不及藏好,就这样曝光在视线下,让她懊恼的砸了一下嘴。

  “有什么关系!你不是有钱没地方花吗?那我帮你花不就好了。”毛小小没好气的甩开毛子多,痛恨自己的技不如人。

  虽然他们家老妈唯吾独尊,但是做人这回事却是八面玲珑,长袖善舞,每次让他们办事都少不了好处,特别是毛子多这边,给鞭子给多了,总是要给糖的,所以。

  “怎么?你又把零花钱花哪去了?”毛子多抖开信封往里看了一眼,红色的毛爷爷倒是挺厚一沓。

  “你确定不要我管?”毛子多从信封里掏出几张毛爷爷甩了甩,让毛小小看得一脸眼馋的瞪着他。

  “买书啦!我买了国际快递不行啊?”毛小小没好气的大叫,让毛子多听得瞪大眼睛。

  “你又上外网买什么了?运费多贵啊?!国产的不能用啊?你还好意思说我败家?!”毛子多听到毛小小的话,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有什么办法?国内的教学都跟不上,而且很多东西都只有国外才能买到。”毛小小也没办法,谁让她想要的东西国内都没有呢!

  “你有没有搞错?你才高一耶!能不能像个高中生的样子?家里有老妈和二哥学医还不够,你没事凑什么热闹?”毛子多真是想不明白,学医到底有什么好的,他家二哥学医都学成什么样子了!还嫌不够吗?

  “不对,你现在才高一吧?用得着买那么多洋货吗?再说了,以你的名义根本买不到吧?”书也就算了,那些国内都没有的用具和材料,她要怎么弄回国?

  直到此刻才想起关键地方的毛子多,眼神狐疑的望向毛小小,眼神犀利的差点没在毛小小身上烧出一个洞来。

  “如果只是想要提前学习的话,二哥那边的书和资料应该绰绰有余了吧?就算你想上手,二哥那边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该不会?”毛子多越想越皱眉头,盯着毛小小的眼神也变得越来越冷冽。

  “哎呀,你别那么看我啦!很吓人耶!东西都是以二哥的名义买回来的,我只有出钱啦!反正我也不会用,现在什么都还要二哥教,全当学费咯!”没好气的说出真相,毛小小忍不住在心里念叨的抱怨了一下毛子多。

  平时懒懒散散,认真起来表情就会变得很吓人,她又不是山上那些惹事的鬼魅魍魉,干嘛这样看她啊?真是。

  二哥?!毛子多听得一愣,然后翻了个白眼。他就说嘛!他家二哥还真是为了钱无所不用其极啊!都把主意打到亲妹妹身上来了,既然这么缺钱,就不要把这种兼职都推给他啊!估计也只有毛小小会被他骗得团团转了。

  “你说你学什么不好,非要跟二哥一样学医,真是活该被宰。”毛子多说着又从信封里抽了两张张毛爷爷出来,然后把信封递给毛小小。

  “明知道拒绝不了,干嘛还那么多废话?”毛小小望着信封眼睛一亮,伸手就抓了过来,然后有些兴奋的数了数。

  “抱怨不行吗?每次出现都没好事,以后别来了。”毛子多望着数钱数得两眼冒星星的毛小小哼了一气。

  “你以为我愿意来啊?不想我来的话就去买个手机啊!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毛小小满意的把信封放进口袋,笑靥如花的说着气死人的话。

  “手机?这里连个信号都没有,买个手机玩夜半歌声吗?”平时电灯噼里啪啦忽闪忽闪的也就算了,手机也来凑热闹的话,他还要不要睡?

  “真是,这种地方真不是人待的。”毛小小庆幸自己是个女的,不需要接掌家业,不然待在这种地方一定会疯掉。

  “既然不是人待的就赶快回去,不然天黑了走夜路碰到鬼打墙可别叫我,我很忙的。”毛子多斜眼望了一记毛小小,结果后者听得砸了一下嘴。

  “毛家还有怕走夜路的吗?这地方闭着眼睛都能走出去好吧!”毛小小嘴巴上虽然不以为意的说着,却还是转身走了出去,毕竟夜路走多了难免撞鬼,那也是很麻烦的。

  毛小小头也不回的举手挥了挥,一脸坏笑的没让毛子多看见,以为她爱来吗?要不是有好处她才不来呢!这下子零花钱有着落了,嘿嘿!

  一路连蹦带跳的离开深山里那栋二层小楼,毛小小趁着天黑之前离开了大山,而毛子多在毛小小离开之后打了个哈欠,把手上的钱随意往裤袋里一塞,跟着走到沙发那里躺了下去。

  北峰啊!这百里千山的最北边,从他这里过去要坐差不多两个小时的车,每天只有早中晚三趟车,要是事情顺利说不定一天就够了,可事情要是不顺利的话,说不定还得住上两天。

  住上两天啊?!毛子多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气的闭上眼睛,不过两天罢了,老妈到底是有多舍不得老爸啊?都老夫老妻的了,天天腻在一起不烦吗?真是。

  心里不停抱怨的毛子多,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等到太阳全部沉到山下的时候,整个山林变得漆黑一片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这座独栋的二层小楼突然亮起昏暗的灯光,一闪一闪的发出吱吱声。

  被忽闪忽闪的灯光惹得骂了句什么,毛子多不耐烦的从沙发缝里抓出一个眼罩,随意戴上的同时,在沙发上换了个姿势继续睡去,连同屋子外飘来荡去的那些影子一起,眼不见为净的全都无视掉了。

  说实话,毛子多不是很喜欢出门,特别是在这种放暑假的时候,人多不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出来凑热闹,天气又热的不行,虽然那两层小楼是阴森了点,但至少凉快啊!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山里冬天好像挺冷的,去年冬天的时候家里也说要给他装个空调,结果今年夏天都快过完了也没见动静,回头要记得催一下老爸才行。

  虽然心里有着诸多不满,可是天刚亮的时候,毛子多还是爬起来随便洗漱了一下,然后打着哈欠离开了自己住的地方。

  一路上懒懒散散的走到大路边,往路边一站的开始等车,虽然算好了时间,却还是等了好一阵子,等得毛子多开始饥肠辘辘,有些后悔没把昨天毛小小带去的面包揣在身上的时候,班车终于摇摇晃晃的开了过来。

  习惯性的招手,毛子多在车门打开的时候愣了一下,满满当当的人让他看的叹了一气,然后低头挤了上去。是的,除了用挤的根本找不到其他形容,一车的驴友让毛子多忍不住多望了几眼,随着班车摇摇晃晃,他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明明就是个大坟场,为什么会被开发成旅游胜地啊?还有人专门跑来这里探险,更有不知名的宗教社团跑来做什么研究,不知不觉的声名在外,旅游业上去的同时,倒是给毛子多添了不少麻烦。

  就好比这次,明明就是来爬山的,结果非要作死,最后弄得滚落山崖,好不容易捡到一条命,却丢了三魂七魄,要是不把丢掉的三魂七魄找回来,躺在病床上的也不过就是个活死人,而这也是毛子多老妈为什么会找上他的原因。

  山里本来就怪事多,偏偏世人还不长记性的喜欢挑战自然极限,最后自食其果的还要连累他,真是越想越不划算,以后老妈要是再给他找这种事,他干脆把价钱再加一倍好了。

  心情不好又睡眠不足,偏偏车上兴奋的人还不少,吵吵闹闹的就跟菜市场一样,这让毛子多皱着眉头不停催眠自己,结果迷迷糊糊的差点又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车子开了多久,突然一个急拐弯,毛子多重心不稳的压到了旁边人身上,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跟对方道歉,就被人狠狠瞪了一眼。

  被瞪得有些不是滋味,让毛子多不由得多看了对方几眼,一张圆润的脸,清秀之余透着一股子英气,鼻梁高挺,眼神清亮,嘴唇朱润的自带光泽,头上扎的长马尾干净利落,随着车子一起摇晃,看穿衣打扮,应该也是出来游玩的,学生吗?

  毛子多打量着眼前的女子,见她始终沉默不语的想要跟旁人保持距离,看来是一个人出门,这点倒是跟他一样,这让毛子多不由得把人又打量了一遍,却不想彼此视线会碰个正着,这让他颇为尴尬的急忙把头瞥向一旁。

  果不其然又被狠狠瞪了一眼,这让毛子多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气,趁着有人下车的空荡,毛子多挤到了车厢后边,不多时就占了个座位,实在扛不住周公的召唤,他干脆闭着眼睛靠在窗子上又睡了个回笼觉。

  睡得迷迷糊糊的当口,毛子多听到有人叫唤,于是揉着眼睛醒了过来,四下里望了一眼,见车子停在车站的停车场,他急忙起身走下车。

  脚才刚踩到地,身后车子就轰隆隆的开走了,喷得一口好尘的让毛子多咳嗽了好一阵子,结果气还没顺过来,肚子倒是先叫了起来。

  想想自己起来以后好像什么都没吃,晚饭也睡过去了,现在饿得前胸贴后背,别说是上山了,走两步都觉得是在遭罪。

  “还是先吃点东西吧!”毛子多抓抓头,把手插在裤袋里往车站旁边的小吃店走去。

  豆浆油条,到哪里都不新鲜的食物,还有两个肉包子,毛子多拿着吃的扫了一眼小店座位,只看到一张桌子还有空位的径自走了过去。

  走近一看才发现,桌子旁边坐的妙龄女子可不就是同一班车上的长马尾吗?看到他出现,对方果不其然皱着眉头表露出了一丝戒备,甚至有些嫌弃,这让毛子多在心里叹了一气,虽然想要换位置,却已经找不到其他空位了。

  认命的低头坐下,毛子多食不知味的一通狂吃,想着赶紧吃完赶紧走人,省得这么坐着乱尴尬一把的。

  见毛子多吃得飞快,对面的女子不由得望了他一眼,暗地里也不觉把他打量了一遍,察觉对方视线的毛子多更是如坐针垫。

  话说,他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被人这样盯着看啊?而且这人也奇怪,这么直勾勾的眼神就不怕被人误会吗?

  偏偏毛子多抬头想要跟对方正视的时候,对方都巧妙的转移了视线,这让毛子多没办法的只好认命。

  好不容易吃完不知道该说是早饭还是午饭的食物,毛子多满足的放下豆浆碗,跟着一跃而起的就要离开,却发现对面坐着的女子也跟着站了起来。

  两个人都因为彼此的动作而微愣,就在女子一脸狐疑的眯起眼睛望向毛子多的时候,毛子多立马又坐了回去,扭头拿过一旁的牙签开始剔牙。

  女子望了毛子多一眼,然后背着背包转身走了出去,偷偷望了一眼女子离去的背影,毛子多没好气的砸了一下嘴,跟着把牙签往桌子上一丢。

  等了半个钟,觉得应该不会再碰到的时候,毛子多这才收拾了一下开始往山上走去。

  吃饱喝足,毛子多熟门熟路的开始往山里走,为了赶在天黑之前把事情处理完,毛子多的速度很快,可是走了没多久,前方突然出现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只因为那长马尾太显眼,让毛子多想要记不住都难。

  脸色微变的啧了一声,回想之前在小店里发生的事情,毛子多觉的自己还是不要出现在对方视线里比较好,不然什么都没做却要被人用那种怀疑的眼神戒备,想想也是委屈。

  这样想着的毛子多放慢了脚步,却又忍不住有些心不在焉,话说他为什么要这么将就别人啊?按照对方的脚程,估计上得山来天也黑了,他还想着在天黑之前完事回去呢!

  越想越觉得麻烦的毛子多,心情也变得有些烦躁起来,正犹豫是不是要离开大路走小路的时候,路上原本三三两两的行人突然不见了,而他却没能留意。

  想着走小路的话可能会比较快,可是什么工具都没带的话估计会很狼狈,这让毛子多有些拿不定主意,正纠结的时候,路边突然冒出一个人影,吓得他脚下一滑的差点跌倒,好不容易才站稳的抬头一看,整个人都惊讶了。

  “你跟着我想干什么?”没等毛子多回过神来,原本走在前边的长马尾就这样居高临下的站在台阶上望着他,让他一时反应不及的随口应了声。

  “我问你跟着我做什么。”女子没好气的瞪着毛子多,让毛子多回过神来差点失笑出声。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跟着你了?!这就一条路好吧!”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所以才处处避讳的啊!结果却人算不如天算。

  “你当我瞎吗?从在车上开始就觉得你有古怪,竟然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上车,在小吃店里也是,故意让我先走,为的就是跟在我后边上山吗?”长马尾双手环胸的眉一挑,斜眼望着毛子多。

  听到这话的毛子多感觉真是冤枉,在那个地方等车是因为距离他住的地方近的关系,至于在小吃店,虽然猜的八九不离十,但目的却是很纯正的啊!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一路上鬼鬼祟祟的左顾右盼,你想做什么?”见毛子多低头不说话,长马尾表情十分机警的说了这么一句,感觉一身正气的让毛子多差点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图谋不轨。

  “我要说这是个误会,你信吗?”事已至此,毛子多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的感觉。

  “误会?怎么个误会法,你给我解释一下。”长马尾倒是不疾不徐的回了这一句,只是语气里听不出有多想知道就对了。

  “那个,就是。”毛子多开口想要解释什么,却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解释好,临时编一个什么的,他也没有什么经验啊!

  “行了,你叫什么名字?哪里人?做什么的?上山干什么?”长马尾不再理会纠结的毛子多,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嗯,名字倒是可以告诉你,不过其他的就有些困难了。”始终一脸难色的毛子多望了长马尾一眼,然后在心里忍不住叹气。

  要是他跟这人说他是守墓的估计也不会信吧!要是他再说他上山是来招魂的,说不定还会报警把他抓走!这种事情想想都觉得头疼。

  “什么叫其他就有些困难?行了,你先把名字报上来。”长马尾语气不快的说着,然后从背包里掏出一支笔和一个本子,一副准备记下来的样子。

  “当然有问题,你记下来想做什么?我都说这是误会了!”真是秀才遇到兵,毛子多都后悔死了,早知道就不要那么早出门,也就不会碰到这种天兵自找罪受了。

  “误会?什么误会?”既然是误会的话为什么不解释?长马尾狐疑的望着毛子多。

  “就是。”毛子多张了张嘴,结果话到嗓子眼又咽了回去。

  “毛子多。”欲哭无泪的回应,让毛子多恨不得时光能够倒流。

  “是啊!本地人。”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对这百里千山熟到不能再熟的人,就是他没错了,毛子多理所当然的望了长马尾一眼。

  “做什么的?”没怎么在意毛子多的言之凿凿,长马尾例行性的接着问了另一个问题,结果等了好一阵子都没看到毛子多回答。

  “问你话呢!做什么的!”不觉加重语气的长马尾,见毛子多眼神闪躲的样子,不由得逼近了一步。

  看到长马尾逼近,毛子多想也没想的就往后躲避,结果长马尾毫不客气的跟上,吓得毛子多脚下一滑的差点滚下山。

  “等一下!”好不容易稳住自己的毛子多大喊一声,见长马尾停下来之后松了一口气,却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问这么多做什么?还有,我为什么一定要回答?都说是误会了,而且我也没做什么要被查户口的事情吧?又不是什么可疑人物!”

  “是不是可疑人物由我判断,你只要乖乖回答就行了。”长马尾理所当然的回答,让毛子多愕然的大声反问。

  凭什么?长马尾望着毛子多冷笑一声,一手叉腰,一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证件,然后踩着三八步甩开在毛子多面前。

  毛子多真希望自己眼瞎,没想到眼前甩开的竟然是一张警官证,上班赫然写着刑警两个字,让他忍不住惊讶的张大嘴巴。

  “现在你知道了,刚才的问题,你说你是本地人,在本地做什么的?上山想要做什么?”常无忧收回证件,望着毛子多继续发问,而毛子多还在刚才的震惊中,久久的回不过神来。

  为什么会碰上个警察啊?还是刑警!这毛家自古民不与官斗的家训,让毛子多在心里把下辈子的气都叹完了。

  “发什么呆?回答问题!”见毛子多不说话,常无忧瞪着眼睛喝了一声,吓得帽子都一个机灵的回过神来,然后清了清嗓子的说道。

  “咳咳!常警官是吧!我真的是本地人,做的工作并不光鲜,所以不好意思说出口,但我保证是正当行业,至于为什么上山嘛!您也知道这是个旅游胜地,上来走走不也正常吗?”毛子多在言不由衷的陪着笑脸,希望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是不光鲜,还是见不得光啊?”常无忧狐疑的望着毛子多,觉得眼前的人实在没个正经,感觉油腔滑调的,年纪轻轻不务正业。

  “呃!要说见不得光也没差,不过那真的是正当行业,我发誓!”原本敷衍的毛子多,见常无忧皱眉的时候急忙改口。

  “行了,问什么说什么,免得浪费大家时间。”常无忧懒得和毛子多打太极的挥手,让毛子多忍不住在心里哀嚎。

  “看来你是想跟我回去坐坐了是吧?”见毛子多左顾右盼的十分鬼祟,常无忧双手环胸的望着对方,一脸准备把人抓回去问话的样子,让毛子多急忙摇头摆手。

  开什么玩笑,他今天过来可是要办正事的,跟她回去拖一拖,什么时候才能上山把魂招了?万一这段时间走丢了,或者被谁给收了,他上哪找去?想到这里就头疼的毛子多,望着常无忧在心里直叹气。

  真是晦气,下次出门一定要记得先翻黄历,不然也不会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好吧!我叫毛子多,老家在毛竹寨,算是半个公务员,给那边墓园守墓的,这次过来真的是随便逛逛玩儿,一点歪心思都没有,真的!”毛子多举手盟誓的望着常无忧,而常无忧在听到毛竹寨的时候,明显动摇了一下。

  “你是毛竹寨的?”常无忧上下左右把毛子多打量了一遍,想想对方姓毛,也不是不可能。

  “对,常警官知道?”说起来,他们家寨子还是挺出名的,只是了解内情的人并不多,只是,现在她关心的重点是这个吗?他说他是守墓的耶!她都不准备惊讶一下吗?毛子多狐疑的望着常无忧皱眉。

  “那就好了,这下子误会解开了,没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毛子多听到这话,顾不上许多的望着常无忧一脸期待,而后者只是皱着眉头望了他一眼。

  “呃!本来是的,不过现在嘛!”毛子多干笑的望着常无忧,被她整这么一出,难道还要跟着她一起上去不成?

  “那怎么可能?!我可是好人啊!”毛子多一脸认真的举手表明身份,换来常无忧的一声轻哼。

  “是不是好人以后就知道了,既然你要上山,我也要上山,正好一路,我刚好也能跟你打听点事情。”常无忧说着转身就要往山上走,任凭毛子多站在原地一脸愕然。

  这是要一起上山的意思吗?她不嫌麻烦,他嫌啊!毛子多在心里哀嚎的不停抓头发,却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才好,正犹豫着是不是要搬救兵的时候,常无忧却在前头喊了起来。

  “你还愣着做什么?走啊!”常无忧站在不远地方等着毛子多,这让毛子多咬了咬牙,最后认命的迈着步子追上了常无忧。

  救个鬼!他压根就没手机,就算想要联系救兵也没用,难道他还能和常无忧借个手机来算计常无忧吗?那才是真的找死。

  可是这样下去要怎么办?他还要去招魂呢!难道要让他当着寻常人的面做那种事?光是想想都头皮发麻,这让毛子多忍不住叹气叹的更大声了。

  “怎么?跟我一起上山委屈你了?”见毛子多一脸不太情愿的样子,常无忧回头问了这么一句。

  “怎么会?有美女作陪,我求之不得啊!哈哈!”没想太多就随口敷衍的毛子多,看到常无忧皱眉的时候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自己两句没事找事。

  “既然你是本地人,对这一带应该多少有些了解吧?”常无忧假装没留意毛子多说话的转移了话题。

  “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大概还是知道一些的。”经过刚才的口不择言,毛子多这回倒是很谨慎。

  “什么?”毛子多有些惊讶的顿在原地,这让原本迈步的常无忧也跟着停了下来。

  “你问这个做什么?”毛子多瞪大眼睛望着常无忧,明显有些就紧张的让常无忧望着他多了一分在意。

  “没什么,就是随口问问,毕竟我刚调过来,听多了这种事情,难免会有些好奇。”常无忧假装不在意的回了这么一句,然后继续往山上走。

  “原来如此,常警官是刚调过来的?那这次过来是想要熟悉环境吗?还是游山玩水?”毛子多语带刺探的跟在常无忧身后,望着对方的背影多了几分打探。

  “那怎么没去近一点的南溪那边呢?北峰会不会有点远?”毛子多好奇的追问,结果换来常无忧狐疑的一眼。

  “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赶紧先上山吧!不然还没到地方天就黑了。”常无忧回了这么一句,然后开始专注的赶路,让毛子多望着她的背影翻了个白眼。

  因为配合常无忧的脚程,到地方的时候,比毛子多预计的花费了更多时间,而常无忧明显不是来游山玩水的,站在山崖附近也不知道是在查探什么。

  望了一眼山崖旁边的峡谷,毛子多犹豫着该找一个什么借口下去,假装掉下去似乎最快,不过麻烦也最多,偷偷溜走嘛!

  “你不要站在那么靠边的地方,小心掉下去。”常无忧望着站在崖边的毛子多,皱着眉头说了这么一句。

  “哦!没事,我都习惯了。”毛子多不以为意的说着,然后在心里叹气,这样要他怎么偷偷溜走?明显就是已经被盯上的节奏啊!

  “哈哈!是啊!”毛子多玩笑的回应,却忍不住在心里泛起嘀咕,这山崖他还不看在眼里,要不是跟她一路走上来,他早在半路上折捷径下去了,用得着在这里张望吗?

  “别太大意了,这里之前才出过意外,你不知道吗?”常无忧说着蹲在一旁细细查看。

  “哦!你是说那个大学生失足事件吗?还真是命大,要不然掉下去哪会只去半条命,粉身碎骨也不无可能,能够救上来还真是运气。”

  “哎呀!这种事情传很快的,想不知道都不行。”察觉自己多嘴的毛子多急忙打圆场的哈哈笑了两声。

  “这么说来,遇难者昏迷不醒,其家属想要招魂这件事情你也听说咯?”常无忧站起来望着毛子多,目光犀利的看得毛子多脊背有些发毛。

  “呃!常警官听谁说的?”毛子多有些犹豫的望着常无忧,为什么她对事情的了解也这么清楚?他知道的都是从老妈信上看来的,那这人是从什么地方知道的?

  “毛竹寨的人说的。”常无忧说这话的时候盯着毛子多,目不转睛的像是要把人看透,让毛子多干笑着急忙转移视线。

  “我也是听寨子里的人说的。”随口附和的毛子多忍不住拍着胸口给自己压惊,这事情怎么弄得和电影似的,又不是情报谍战。

  “耶?!”讶异的望着常无忧,毛子多想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问,而对方望着自己目不转睛誓要回答的样子,让他只好硬着头皮回答。

  “这个也不难理解吧!死马当作活马医之类的?!”毛子多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常无忧。

  “这么说,也不过是利用他人的脆弱罢了,万一事后人还是没有醒过来,那要怎么办?”常无忧说着皱紧了眉头。

  “怎么可能?!既然说了能招回来,那就一定没问题啦!”没有多留意的毛子多随口应和,说完之后才惊觉的什么的望向常无忧一阵紧张。

  “这么说,你也觉得人醒不过来是因为魂丢了的关系咯?”常无忧望着毛子多眉一挑。

  “呃!这个?”毛子多犹豫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

  “也算不上迷信吧?科学也说,不经尝试的未知东西,不能因为自己的未知就否定其存在的可能性,而且,这样能够让生者寻得一份安心,精神有个寄托,也没什么不好的啊!”听到常无忧的话,让毛子多忍不住想要反驳。

  “科学讲究的是真凭实据,有理可依,事故的发生有很多种可能,为什么一定是撞鬼?人醒不过来可能跟脑震荡有关,就算身体并无大碍,昏迷也是正常,为什么超过预期昏迷时间就一定是魂丢了?抽筋本来就是正常反应,为什么会变成作祟?”

  “你这么激动,我说那个遇难的大学生该不会是你家亲戚吧?觉得被人骗钱了,所以过来找茬的吗?”毛子多忍不住怀疑的望着常无忧皱眉。

  “我没有那种亲戚,只是不喜欢别人做无意义的事情罢了。”常无忧低声的说着,然后扫了周围一圈。

  “有没有意义,是只有当事人才能判断的事情吧?”毛子多忍不住说了这么一句。

  “同样的,要怎么想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回了这么一句的常无忧,整理了一下东西之后开始往山下走。

  “不回,下边露宿地扎营,明天我要看日出。”常无忧头也不回的应了这么一句,让毛子多听得差点脚下打滑。

  “你要在这里过夜?!”平常人扎堆玩儿也就算了,北京赛车玩法今天明显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上到山顶,难道她打算一个人在这种深山老林里住一晚上吗?毛子多惊愕的望着常无忧。

  “难道你不怕?”不是已经去过毛竹寨了吗?不是听说了很多奇怪的事情吗?为什么她还敢这么无所谓啊?毛子多觉的常无忧是不是天生缺胆,所以才会什么都不怕。

  “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了,我倒想看看这山里都有什么鬼可撞的,那个大学生的魂又是丢到哪去了,运气好的话,说不定不用等人招,我自己反而先找到了。”常无忧明显嘲弄的语气,说完之后甩头走向露营地,让毛子多站在后边望着她走远的背影看傻了眼,然后哀叹着抹了一把脸。

  “喂!你走不走?动作快点,天都黑了!”远远的地方,常无忧回头吼了一嗓子。

  听到喊话的毛子多忍不住抬头望了一眼天色,没想到竟然真的要在这里过夜,这让毫无准备的他在心里哀叹一声,认命的跟着常无忧走向露营地。

  北峰东面最高的山,是看日出最好的地方,距离山顶有段距离的地方,天然形成了一个露台,风景秀丽的很多人基本上到这里就满足了,不过也有很多人会在这里露营,等第二天上山顶看日出。

  原本没有人打理,但是随着旅游业的开发,为了保障安全和提供应有的服务及帮助,北峰政府在这里设立了一个服务站,只是由于地处偏僻,又有季节性的约束,加上来回的路程,以至于很少有人愿意待在上边驻守。

  最后不知道哪里来的两个老人接下了这个任务,夫妻两个不光住在了山上,还自给自足的就差没把这个露台弄成农家乐来用了。

  “为什么我要跟你一起过夜?!”毛子多惊讶的瞪大眼睛,望着常无忧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怪物。

  “怎么?难道你还想走下去吗?不是说这山里不太平吗?走夜路不怕撞鬼啊?”常无忧一边说着一边把身上的装备卸了下来,竟然连帐篷和睡袋一应俱全。

  “那也不用一起过夜吧?孤男寡女的!”毛子多说不下去的望着常无忧。

  “你想什么呢?这是我自己要用的,你的自己去服务站领去!”常无忧反应过来的大叫,瞪着毛子多一脸嫌弃。

  “就算你下山不也要找小旅馆吗?那不是钱啊?住在山上明天还能赏个日出,多划算?”常无忧理所当然的说法,让毛子多听得忍不住反驳。

  “谁说我要找小旅馆了?我回家不行啊?”要不是碰到你,我这会儿早完事回到家了,用得着在这里跟你废话!?

  “你觉得这个时候还有车送你回家吗?”常无忧语气嘲弄的望了毛子多一眼,然后动作迅速的开始搭帐篷,看得毛子多站在原地一阵气结。

  这都是谁害的啊?要不是因为她耽误了时间,他早坐最后一班车回去了,毛子多瞪了一眼自顾自忙碌的常无忧,然后碎碎叨叨的转身走进服务站。

  服务站的老头姓卢,人们都叫他卢大爷,大爷的老婆自然就是卢大娘了,看到毛子多面色不快的走进门,卢大爷急忙迎了上来。

  “女孩子总是有点脾气的,你们男孩子就多让让嘛!”卢大爷望着打开箱子清点东西的毛子多笑了笑。

  “让什么让?要不是因为她,我早完事回去了。”毛子多回头望了一眼常无忧的方向,忍不住哼了一气。

  “什么我带她来的?您不会以为我们是一起的吧?”毛子多惊愕的瞪大眼睛叫道。

  “当然不是!她可是警察,警察懂吗?谁要跟她一伙。”毛子多检查完东西之后,啪的把箱子又盖上了。

  “不是,是新来的,也不知道过来干什么的。”毛子多说着走到一旁拿了张毛毯,毕竟夜里的山林还是有点凉的。

  “那你可得长点心,我还以为是你看上人家了,把人给留下来的呢!既然不是的话,晚点你办事的时候可要小心些,不然落了把柄可是会惹你爸生气的。”卢大爷说的认真,毛子多也不敢不听。

  “这我当然知道,看样子也只能等晚上了。”晚上东西可是很多的,要想找到他要找的,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想到这里的毛子多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气。

  “对了,驱蚊子的那玩意儿还有没有?”毛子多想到什么的眼睛一亮,然后诡笑的凑到卢大爷面前。

  “你想干什么?!”这样还敢说对人家姑娘没意思?卢大爷一脸我就知道的表情。

  “哎呀,你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半夜我走的时候,您总不至于还要让我提防会不会被尾随吧?”毛子多一脸谁要干这种事情的嫌弃表情。

  “哼!早知如此何必当初。”人是跟他一起来的,既然嫌麻烦,早干嘛去了?卢大爷说着转身从角落抽屉里拿了一个熏香出来。

  “你就贫吧!没点花花肠子你会让这姑娘打乱你的计划?”卢大爷不相信的白了毛子多一眼。

  “又不是我乐意的,人家可是警察,还是刑警,民不与官斗可是家训,我敢得罪吗?”毛子多的理由可是很充分的。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赶紧去吧!人家姑娘看过来了。”卢大爷说着挥手赶人,毛子多也不耽误的转身要走,可是想起什么的扭头过来趴在柜台上认真的说了一句。

  “卢大爷,这事你可不能跟我爸说啊!还有,我老妈要是打电话过来问起,您就说人多耽误了,知道吧!”

  “行了,就你事多。”卢大爷没好气的把毛子多给赶了出去,然后望着露营地上唯一的帐篷在心里叹了一气。

  还人多呢!你以为今天人这么少是因为什么啊?要真说人多,那才是穿帮呢!你以为你老妈是吃素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