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青春灵异 >

为什么读一本英文原版书的收获,远大于10本中文翻译小说?

编辑:凯恩/2018-07-31 12:04

  文|魏剑峰

  From 英文悦读凤凰娱乐(fh03.cc)

  微信号:read_the_economist

  在众多关于英语学习好处的讨论中,有一点经常被提及:它能够帮助我们接触到第一手信息。不可否认的一点是,语言在翻译过程中或多或少会存在失真的问题,很多译文掺杂了译者的自己理解(有些时候这种理解还是错误的),变成了二手信息。因此,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尽量阅读英文原版书,而不是翻译本。

  具体来讲,阅读原版书有以下几个好处:

  一、避免被错误的翻译影响

  考虑到目前国内翻译市场的现状,很多原版书的翻译质量不容乐观。即使是由国内知名出版社翻译的国外知名畅销书,译文也往往存在不少问题。

  举个例子,在《思考,快与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 一书中,有这样的片段:

  We are not surprised when a two-year-old looks at a dog and says “doggie!” because we are used to the miracle of children learning to recognize and name things. Simon’s point is that the miracles of expert intuition have the same character.

  在中文版里它被处理成:

  我们看到一个两岁孩子看到狗时,说“狗狗”,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我们已经习惯孩子每天都在学习辨识物体并且叫名。西蒙对专家直觉的奇迹也是同样的看法。

  这里译文有两处问题:name things翻译为“叫名”不准确,应该是“命名事物”;“西蒙对专家直觉的奇迹也是同样的看法”属于翻译错误,应该译为“西蒙认为专家直觉的奇迹具有同样的特性”。

  又比如,Bill Bryson在他的书 A Short History of Nearly Everything(万物简史)序言中提到美国的科普书籍写得太死板,以至于让他在小时候产生“科学很无趣”的印象:

  So I grew up convinced that science was supremely dull, but suspecting that it needn’t be, and not really thinking about it at all if I could help it.

  在中文版中,这一句被翻译为:

  因此,我在成长过程中确信,科学是极其枯燥的,但同时我又认为大可不必如此:科学也可以是非常有趣的,要是我办得到的话。

  这里也出现了误译:句子后半部分 …and not really thinking about it at all if I could help it 应该处理为“但从来没真正想过我是否能做点什么”,而不是“要是我办得到的话”。

  再比如,小说 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 有这样的片段:

  Up and down the lanes, the last unevacuated townspeople wake, groan, sigh. Spinsters, prostitutes, men over sixty. Procrastinators, 凤凰彩票(fh03.cc) collaborators, disbelievers, drunks. Nuns of every order. The poor. The stubborn. The blind.

  这一段是写德军入侵之前圣马洛的众生相。整段几乎没有一个完整的句子,但用了大量的动词和名词,它们能够很好地写出此时圣马洛居民混乱不安的状态。同时,这一段文字读起来也非常有节奏感。

  但这一段被译者处理为:

  大街小巷里最后一批留守的人醒了,唉声叹气。老女人、妓女和六十岁以上的老头。他们行动不便、不可信赖、酗酒成性。他们是奸细、修女、穷人、顽冥不化的人和瞎子。

  这里译者对文本的理解出现了错误:spinsters, prostitutes, men over sixty, procrastinators, collaborators… 这些名词都是并列成分,但经过译者处理后他们变成了从属关系。此外,procrastinators翻译为“行动不便的人”是错误的,应该是“拖延者”,nuns of every order漏译了,order在这里是指“(按照一定规范生活的)修道会”,nuns of every order 即“各个修道会的修女们”。

  二、更好地理解英文的语言美

  这一点在虚构类作品中体现得更加突出,因为小说、散文和诗歌等作品往往综合运用多种修辞手法,例如双关、头韵、隐喻、排比等,这种通过修辞体现出来的语言美很多时候是无法翻译出来的,只能通过阅读原文去感受。

  举个例子,All the Light We Cannot See 里面有这样一句话:

  With the door shut, the sound of the sirens softens. Above them, the ceiling bulb 凤凰彩票(fh03.cc)flickers.

  这里使用了压头韵的手法,shut, sound, sirens, softens 这几个词不仅用得很巧妙,而且读起来很自然,没有那种刻意为之的生硬感。而翻译版本是:

  门关上以后,警笛声小了。灯忽明忽暗。

  虽然句子意思表达出来了,但原文的语言美感在这里很难体现出来。

  在小说 The Kite Runner(追风筝的人)里面也有类似的例子。在小说最后主人公要将小男孩从阿富汗带回美国,但中间经历了很多思想挣扎:

  这里lifting him from the certainty of turmoil and dropping him in a turmoil of uncertainty用得很巧妙,作者通过certainty of turmoil以及 turmoil of uncertainty的对比来说明在阿富汗和在美国生活的差别。

  翻译版是:

  我终于把哈桑的儿子从阿富汗带到美国,让他飞离那业已过去的凄恻往事,降落在即将到来的未知生活之中。

  这里的翻译同样体现不出原句的语言美,此外,句子的翻译也不够准确,可以处理为“让他飞离确定无疑的动荡生活,降落在对于未知生活的动荡之中”。

  从获取信息的角度来看,用英文阅读确实能让我们更快更准确地得到我们需要的知识,同时能让我们更好地理解作者想要表达的意思。虽然对于很多人来说,读英文远没有读中文那么舒服,但只要开始坚持阅读,你的阅读理解速度终究会越来越快,英文阅读也会慢慢成为一种习惯。

  本文系授权发布,By 魏剑峰,From 英文悦读,微信号:read_the_economist,欢迎分享到朋友圈,未经许可不得转载,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