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幻网游 >

今日推荐言情小说——《为你摘星辰》完结篇

编辑:凯恩/2018-08-11 14:24

  新书言情小说——《为你摘星辰》上架了

  婚礼休息室里,她亲眼看到自己的新郎和他的“男朋友”抱在了一起。 万念俱灰之后,她现场征婚:“谁敢娶我,我现在就嫁,只要不是弯的!” 全场哗然之时,一个坐着轮椅的男人出了声,“我娶!

  喜欢阅读《为你摘星辰》的亲们,可关注微信公众号:五品书屋,回复书号:016,即可免费阅读!

  004.走,去民政局!

  “秦正南先生,你愿意不愿意娶肖暖小姐为妻,一辈子照顾她,爱她,守护着她,无论贫穷或富有,健康或疾病都不离不弃,相守到老吗?”司仪抹了把汗,把麦对准了秦正南。

  当司仪这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遇上临时换新郎的事,差点把新郎的名字念错,真是悬!

  全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聚焦到了轮椅上这位即使是坐着也丝毫掩饰不住那尊贵气质的男人身上。

  肖暖的手心里已经沁出了汗,闭上眼不敢去看他。

  毕竟是安俊远的舅舅,万一秦正南站在秦雯丽那边,再来个悔婚的话,她的脸就丢到太平洋去了!

  短暂的静默后,只见秦正南抬手将肖暖的两只手一起牵住,轻轻一拉,便将她拉着坐到了自己双腿上。

  霎时间,两张脸几乎零距离靠在了一起,男人身上清冽的味道扑鼻而来,肖暖害羞地想站起来,他的手却紧紧扣住了她的蛮腰,小声在她耳边说,“别动!”

  温热的气息在耳边缭绕,酥麻感瞬间传遍全身,她立刻吓得不敢再乱动一下。

  秦正南从司仪手里拿过麦,眸光柔和地看着怀里的女人,“肖暖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

  “我……”众目睽睽下,被他这样暧昧地抱着让肖暖实在羞涩难当,脑子凌乱地几乎没作任何思考,娇羞地低头道,“我愿意!”

  男人满意地挑了挑眉,眸中的笑意更浓,“我也愿意!”

  说完,扔掉手里的麦,双手捧起肖暖的脸,毫不犹豫地吻住了她的唇。

  肖暖登时瞪大了眼睛,条件反射地想要推开他,熟料他手上力道极大,她根本是挣扎无效,只能被动地被强吻着。

  他口里的空气清新,似有淡淡的薄荷味,肖暖僵硬的身子很快就放松了下来,闭上眼任由他霸道地吻着。

  豁出去了!反正婚也征了,嫁也嫁了,再扭扭捏捏反倒矫情!

  “好!”

  台下的人,永远都是看热闹的居多,新人热吻之下,迎来了热烈的掌声。

  因为是临时凑成的一对,婚礼议程极其简单,司仪看到一对新人已经主动地吻在了一起,连忙捡起麦,激动地大声宣布:“秦正南先生和肖暖小姐结婚典礼礼成!”

  感受到怀里的女人呼吸有点急促了,秦正南终于放开了她,瞧着她脸颊上的红晕,将她扶了起来,“走,去民政局!”

  民政局?

  肖暖微怔,要不要这么快?

  可……事已至此,她没有理由利用完了别人又不去领证吧?

  稍作思忖,她推着秦正南,出了宴会厅。

  回到更衣室换衣服的时候,肖暖长长叹了一口气。本来计划的是婚礼后和安俊远去领证,明天直接去蜜月。转眼间,男主角就变了个人!

  不蒸馒头争口气,看安俊远那混蛋以后怎么面对她!

  至于秦正南……呃,走一步算一步吧!

  肖暖被秦正南的下属领出酒店,她一眼就看到了停在门口的那辆黑色宾利,后车门敞开着,里面笔直坐着的正是秦正南。

  看到她在车外犹豫,秦正南扭过头来,挑眉道,“怎么,不敢去民政局?”

  “去就去,谁怕谁!”肖暖不服气地撇撇嘴,大步跨过去上了车。

  005. 还是当年的丫头

  秦正南吩咐司机开车,低头看着手里的平板电脑,眸子里闪过一抹狡黠。

  肖暖偷偷瞥了一眼,见他在发邮件,就扭过头看向了窗外。

  突然,小腹传来一阵胀痛,紧接着,有股热流直接从下面流了出来。

  肖暖头皮发麻,不会吧?之前明明算好的日子,大姨妈应该是一周后才会来的,怎么突然提前造访了?她可是毫无准备的……九月的大热天,脱掉婚纱,她只穿了一条薄薄的九分裤……还是该死的白色!

  腹诽间,又是一股暖流,肖暖感觉自己已经闻到了血腥味。

  懊恼地咬了咬牙,她转过身,对着在认真发邮件的秦正南干笑了一下,“那个,秦先生,我……”

  “叫我正南,或者老公!”秦正南扭头看向她,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男人的脸近在咫尺,那放大的五官让肖暖不由地一愣。

  刚才许是因为一直顾着怨恨安俊远了,都没来得及仔细瞧他一眼……这个男人真帅啊!她第一次见到了小说里那种“剑眉星眸”。

  “好吧!老,公,我们能不能晚点去民政局?”肖暖不敢多看他,因为他那深邃的眸子就像一泓深潭似的,只那一眼,她就差点被吸进去了!

  “给我个理由!”秦正南微微蹙了眉,问。

  “你放心,我绝对不是后悔!我……我……”肖暖有点难以启齿,小腹又传来一阵胀痛,她不由地抬手捂住了肚子。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秦正南放下手里的电脑,按住了她的肩膀,这才发现她的额头已经渗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肚子疼……”肖暖疼得弯下了腰。

  “小张,去医院!”秦正南剑眉拧了起来,吩咐司机。

  “是。”

  “不用……你送我回家一趟就行了!”肖暖额头上不由爬上几条黑线,不就是例假么,用得着这么兴师动众吗?

  “怎么不用,你脸上都没血色了!”秦正南不悦地严肃道。

  “下面流血了,脸上没血色正常啊!”肖暖几乎是脱口而出。

  说出来就后悔了!因为她看到秦正南那犀利的眸子正在往她腿间看去……

  她连忙侧了侧身子,尽管心里已经羞愧得恨不得从车上跳下去了,可还是厚着脸皮冲他皮笑肉不笑,“真没事!老朋友造访而已,你送我回家,我收拾下再去民政局!”

  “真没事?”秦正南显然是明白了点什么,脸上轻松了不少。

  “真没事!”肖暖嘻嘻笑了下,对司机说,“帅哥,城南凤城小区,谢谢!”

  说完,羞涩又俏皮地冲秦正南吐了吐舌头,连忙把头转向了窗外,脸上尽是懊恼之色。

  丢死人了!

  秦正南没有再吭声,只吩咐司机把车里的冷气关小,拿了一条毯子披到了她身上。待肖暖转过身想说谢谢的时候,他已经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

  这个男人……还挺体贴的。

  车子进了凤城小区,肖暖用毯子围在腰间,飞快地下了车。

  瞧了一眼米色真皮座椅上那一抹鲜红,秦正南无奈地摇了摇头,眸中尽是柔柔的笑意,“这么多年了,还是当年那个没长大的小丫头!”

  006.我喜欢她身上的味道

  肖暖换了衣服下来,看到座位上已经干干净净,羞赧地对秦正南颔首干笑,“不好意思啊!”

  “对老公用得着这么客气吗?”秦正南对她挑了挑眉,笑着看向她身上的小背包,“带东西了吗?”

  “带了,两大包呢!”她拍了拍包包,脸上有点不自然了,他居然还问她带姨妈巾了没?

  “咳!”秦正南看到那鼓鼓的包包,干咳了一声,“我说,你带户口本和身份证了没?”

  汗!原来问的是这个!

  肖暖尴尬地牵了牵嘴角,“也带了!”

  应该说她一直带着,计划好的婚礼后和安俊远去领证的,能不带证件吗?

  “走吧!”秦正南满意地点了点头。

  到了民政局,肖暖下车来站在民政局门口,望着那庄严的国徽,还有旁边那“婚姻自由,依法登记”八个大字,眸子里染上一抹怅然。

  宾利车后面跟了一辆奥迪,下来一个戴金丝边男人的男人,和司机小张一起把秦正南扶下了车,坐上了轮椅。

  眼镜男把手里的证件和资料递给秦正南,小声问,“南哥,虽然从年龄上来看,肖暖有可能是你找的人。但是,她身上毕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证明她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再说,如果是的话,凤凰彩票(fh03.cc)这么长时间了,安家人难道一点都没发现吗?”

  秦正南修长的手指抚在暗红色的户口本上,深邃的眸子微微眯了眯,“姚准,你相信不相信味道?”

  姚准不明所以地摇了摇头,“您是说她身上有您熟悉的味道?你还记得?所以才决定娶她?”

  “不!”秦正南摇了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那边发愣的肖暖,“我喜欢她身上的味道,即使她不是当年的小丫头,也无妨!谁让她是安俊远本来应该娶的人呢!”

  “明白了!”姚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点了点头。

  一切都在南哥的掌控中,除了这丫头突如其来的现场征婚……倒是省了南哥求婚的力气了!

  肖暖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南哥从安家“抢”来的女人!

  “走到这里犹豫了,是不是有点晚了?”

  身后传来一道揶揄的声音,肖暖连忙收回思绪,转过身去,“谁犹豫了,我不是在等你吗?”

  说完,推着秦正南去了婚姻登记处。

  虽然她不是君子,但也不能做食言的人,安俊远的舅妈,她是铁了心做定了!

  领证的过程很顺利,很快肖暖就推着秦正南走出了民政局,两个人的手里各多了一个红本。

  “秦先生,有几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但是怕你又说我敢说不敢做。现在,我们婚礼办了,结婚证也领了,我觉得我现在可以问了。”两个人刚上车,肖暖便一本正经地问秦正南。

  “没听见!”秦正南看都没看她一眼,看着手里的红本本,语气慵懒。

  “秦先生……”

  肖暖拔高了声音刚开口,秦正南直接又打断她,“还是没听见!”

  肖暖气鼓鼓地撇撇嘴,“老公!行了吧?”

  秦正南清俊的脸上这才浮起笑意,抬手摸了下她的脑袋,“在你问之前,有几句话,我想先告诉你。我说完之后,你如果还想问,那我一定知无不言。”凤凰娱乐(fh03.cc)

  “恩!你说!”肖暖点点头。

  秦正南放下手,收回目光,看向车子正前方,收敛起了脸上的所有神色,“我确实是安俊远的亲舅舅,比他,也比你大七岁。这些年一直在美国,刚回来。回国的目的之一,就是找个女人结婚。没想到今天偶遇你征婚,刚好条件符合,没想到咱俩真就一拍即合了!一年后,我回美国。那个时候,你想不想跟我出国,决定权在你。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我腰部以下无知觉,只能跟你名义夫妻。明白了吗?”

  肖暖微微吃惊地看着他,有点不相信地问,“你是说我们只做有名无实的夫妻?还有......一年后我如果不想跟你出国,我们可以离婚?”

  秦正南瞧着她清澈眸子里闪过的那抹意外,蹙眉道,“你征婚的时候只说不是弯男即可,可没说要一个性功能正常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