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穿越架空 >

从“穿越架空”到“穿越指南”看网络文学的路线

编辑:凯恩/2018-11-14 17:47

  ]作为一名能够跳出感性的故事情节,审查并梳理穿越文知识弊端的作者,我们可以相信其已经具备研究者的清醒目光,拥有自省能力和判断力,意识到题材重复必将陷入语言泡沫的恶性循环。

  历史似乎并不是众多爱上网的时尚青年钟爱的话题,因此,很难相信历史穿越类小说竟然有那么多痴情的铁杆粉丝,不仅“撒花”“砸钱”地追文,连生僻的历史知识都如数家珍。

  作为网络文学最兴盛的题材之一,历史穿越小说不仅为影视剧本提供了资源,其魅力也蔓延到了一系列文化活动中,热衷于汉服、品茶、“锦灰堆”者,多半是手拿智能机、时常玩自拍的时尚男女。

  网民喜欢“一觉醒来到古代”,但其实心中所想的是“古装”而非“历史”。所以,在网络上的唐朝,太监颁布圣旨时读出了明清才出现的“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而穿越到春秋战国的谋士们竟把地图画在了汉代的纸上……

  作为一种想象性创造,小说里难免有作家专业知识涉及不到的错漏,即便正式出版的书籍里也难避免漏网之鱼,更遑论即写即发的网络小说。错别字、标点滥用和随意排版似乎成为网文的标签。

  在历史穿越类小说中,由于涉及特定朝代历史,更难避免硬伤。很多作者并不具备背景知识,他们脑海中的古代多半来自阅读同类网文或影视剧。网上错误多,所以网络阅读是一种典型的冷媒介阅读,读者积极调动情绪运作,自动填补漏洞、忽略错别字。他们期望不太高,容忍度却挺高,有时候还跃跃欲试、操刀代笔一旦发现人气作品并非不可超越、作者也是平凡人等,很可能不服气地就此开始创作带有挑战和尝试的心态。

  另一类则“架空”历史背景设计一个虚拟时代,作者自编官职体系、后妃品级等。比如《嫔妃这职业》在起始章节说明“因为是架空文,所以嫔妃的等级是各个朝代杂合整理”;《宫妃的正确姿势》推介文案中称“架空历史,考据党勿入;文笔小白,不要期待太高;最希望的事情是:读者帮忙捉虫”。

  文学作品当然不能触犯政策法规,但有些时候,网络文学内部反应的激烈程度却远远超出管理部门的预期。2007年4月,新闻出版总署要求全国网站立即下架15部“有严重政治问题的网络长篇小说”,此后,政治类小说在网上就几乎再也看不到了,连歌颂热血男儿的军事战争类题材也受重创,走向式微。2012年7月,在国家“扫黄打非”办公室开展的专项行动中,重点整治涉黑涉暴内容,此后,黑道、帮派、官场等容易触碰红线的题材基本从文学网站退出,只留下历史、玄幻、仙侠等纯娱乐类型[1]。

  前文提到,网络文学对于专家意见往往是臣服和回避专家指出穿越网文诸多历史不实,作者就回避容易查实的历史背景,选择架空。

  一般认为,文学网站与网络作者是利益共同体,但实际上二者目的不同。对网站来说,首要目的是盈利,其次才是质量的提高,后者必须向前者妥协;而对作者来说则不然。但在实际操作中,网站确实为作者提供了谋生获利的渠道,所以网络作者对于产业需求是迎合态度。

  在这里,作家终于能够不受编辑选稿的束缚,让所有人读到自己的个性化见解一度被看作精神启蒙障碍的媒介权力终于不再坚不可摧。但这种想法却在实践中暴露出幼稚和片面性,网络媒介的革命性恰恰在于反抗精英话语系统,为大批并不具备个性见解的民众提供发声场所。媒介权力松动了,独特的声音却并没有响起来,反而被淹没在了无意义的喧哗中。

  因此,不必就此悲观,认为网络技术越发展,就越是纵容思想的匮乏,甚至导致文学理想的丧失。对新媒介文化的认识有一个过程,憧憬和悲观之后,更理性的做法是观察、评论,并积极参与其建构。

  以《皇后难为》为例,第三章“养女名兰馨”中,穿越成皇后的女主角听到“容嬷嬷”“十二阿哥”“老佛爷”等称呼,开始猜测自己穿越到了乾隆时期。该章节首发于2010年1月,当年3月,有读者指出“老佛爷是慈禧时候开始叫的,百家讲坛有讲过”,又有人称“乾隆晚年也被称为老佛爷,这其实是对皇帝的称呼”。

  网络批评帖子形式随意,带有个人意见和协商性质。它们不如印刷出版物里的权威发言那样严肃,却也并不都毫无价值。虽然其影响力不能一下子凸显,却在网络环境中赢得了尊重。除了单独作品论坛中三言两语的评判,还有旁征博引、资料丰富、专门挑错的主题帖。那些友善地指出作品中知识谬误的行为被网民贴切地称为“捉虫”。

  这里既有《开帖总结一些网络小说中常见的错误的历史常识》《抓虫,那些穿越小说中的错误》等汇总相似问题并征集意见的帖子,也有针对单个大热网文的长帖如《步步惊心的错误之处》等。帖子可能是对作品的纠错之作,也可能是针对纠错的纠错。这类简单快乐的批评长帖主要是借题探讨,在知识方面,并不要求确实可靠的唯一性。

  此后,其“脱水版”和“出书版”又分别于当年6月和2013年1月在天涯“煮酒论史”“舞文弄墨”版块发布。这一系列帖子以带着读者穿越时空、去唐朝旅行的方式结构,针对穿越小说中主人公可能遇到的各种场景以及常见的各种知识谬误进行纠错。最后一次更新时,这个热门系列已经由北京联合出版公司出版,副标题也变成了《长安及各地人民生活手册》。

  最初《唐朝穿越指南》是网民自发、网络原生的产物,带有理性的自觉,其新颖的形式也受到追捧。而与出版社联手策划《唐朝定居指南》时,最初那些让人不得不一吐而后快的想法已经消耗殆尽,所以在后记中作者担心“以同一种文风絮叨题材近似的东西,看文的人和写文的人都不免审美疲劳”,明智地决定“见好就收”,但同时又写到“据我所知,秦穿指南、汉穿指南、南北朝穿指南、清穿指南日前都已经开始创作”。

  虽然任何人都能够成为网络文学读者,但如果不甘于被动地阅读接受,而是参与其中,就会发现网络文学对读者的要求甚至比印刷作品更高。

  对网络文学来说,外部的规训指导和内部的自我完善共同发挥着作用。一方面,新闻出版管理机构多年来针对网络创作出台的各项规定划出了不容触碰的禁区,限制了“黑道”“军事”“官场”等题材,无形中也有助于历史穿越、架空玄幻等空想、娱乐类作品的壮大。同时,各级作协、报刊编审和文化产业也在很大程度上以文学经典的规范和审美品位,为网络文学提供了模仿对象。

  转自“探索与”微信公众号(tansuoyuzhengming),腾讯文化合作媒体,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阎晶明:历史已经成为了网络文学创作的热点地带2016.04.11